十年一覺揚州夢

 

        按 自 我 意 識 生 活 一 定 很 酷 ,去 想 去 的 地 方 ,見 想 見 的 人,一 切 都 有 了 意 義。

        上次來揚州是去年的煙花三月,我來尋找藏於揚州城的,全世界的綠色與春意。綠水清波,細柳白鵝,白墻體,青瓦片,街道小巷滿是揚州人熱愛生活的模樣,一如從前慢,我們不追也不趕,不緊也不慢。

        此行揚州,是為了尋兩個舊友,僅認識半年的「舊友」。想起《刺猬的優雅》中的三人,跨越性別、年齡、社會階級、國家民族的理解與惺惺相惜,我知道人世間有遠遠超越這些的,是在我識得 Akie 和 Kin 之後。

        飛機落地的瞬間,揚州城便開始下雨,Kin 說我是雨神,我把雨水帶到了揚州,於是這幾天我們踏著雨水穿過揚州大大小小的街與巷弄。我們更多喜歡深入小巷,小到剛好容納一把撐開的雨傘,我們看著雨水從天空飄落,陣陣桂花飄香刺激著嗅覺,我們走過一座又一座古橋,驚嘆這個有著深厚歷史沈澱的小城……

        愛上一座城市的理由有很多,而讓人留下來的永遠只有一個。我們和咖啡廳老板聊天,說在這物欲橫流的世界中,如何盡可能做到獨善其身,如何給物質做減法,給精神做加法;我們觀察揚州本土生活,這座小城有製鞋店,鐘表鋪,布衣坊,擁有世世代代傳承的老手藝人;我們還走進邊城書店,去了解文物古跡修復,了解靜下心致力於傳統文化的有趣的揚州人。

        愛上這座城,留在這座城,是因為人文的溫度。我再來揚州也是如此,不為揚州,是為「人」,為我想念想見的兩位朋友。我們一起看莎士比亞《麥克白的悲劇》,討論人性與欲望,思考個人野心和權勢欲望如何吞噬掉人性的最初本性;我們探討生活態度,996的生活和躺平的生活,孰對孰錯?主動選擇還是被迫接受?做難的事情和做簡單的事情,二者的結果分別是什麽?在缺失新聞自由、信息單一的社會,如何保持持續的思考力?分辨資訊的真與假?如果現在的生活態勢不會再改變,我們又能做什麽選擇?選擇相信,選擇無視,還是選擇去創造另一個烏托邦?我想說,也許烏托邦是不存在的,只是如今的人們,已相信自己身處烏托邦,總有一天可以實現他們以為的美好生活,哪怕現在,一直,身處牢籠,而不自知。

        在看了那麽多真相以後,我深知我們做不到獨善其身了。可能我仍舊會感到不可思議,訝異歷史反面的怪誕模樣,但我不會再表達,我學會緘默,成為新時代中的一帆旗幟,冷靜的看待生活賦予的一切,然後保持清醒,成為動物農場中的那只驢。

        不同的是,我們還可以努力生活,還可以擁有快樂,沒有自由就沒有吧,沒有選擇就沒有吧,我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

        反正天道輪回,一切終將結束,一切終會重新開始……我又能自由自在地穿過揚州的大街小巷了。

2 thoughts on “十年一覺揚州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