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覺揚州夢

我们在内蒙认识的一位朋友小钟来了扬州探望我们并写了这篇文章。

按自我意识生活一定很酷,去想去的地方,见想见的人,一切都有了意义。

上次来扬州是去年的烟花三月,我来寻找藏于扬州城的,全世界的绿色与春意。绿水清波,细柳白鹅,白墙体,青瓦片,街道小巷满是扬州人热爱生活的模样,一如从前慢,我们不追也不趕,不緊也不慢。

此行扬州,是为了寻两个旧友,仅认识半年的「旧友」。想起《刺猬的优雅》中的三人,跨越性别、年龄、社会阶级、国家民族的理解与惺惺相惜,我知道人世间有远远超越这些的,是在我识得 Akie 和 Kin 之后。

飞机落地的瞬间,扬州城便开始下雨,Kin 说我是雨神,我把雨水带到了扬州,于是这几天我们踏着雨水穿过扬州大小街与巷弄。我们更多喜欢深入小巷,小到刚好容纳一把撑开的雨伞,我们看着雨水从天空飘落,阵阵桂花飘香刺激着嗅觉,我们走过一座又一座古桥,惊叹这个有着深厚历史沉淀的小城……

爱上一座城市的理由有很多,而让人留下来的永远只有一个。我们和咖啡馆老板聊天,说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中,如何尽可能做到独善其身,如何给物质做减法,给精神做加法;我们观察扬州本土生活,这座小城有制鞋店,钟表铺,布衣坊,拥有世世代代传承的老手艺人;我们还走进边城书店,去了解文物古迹修复,了解静下心致力于传统文化的有趣的扬州人。

爱上这座城,留在这座城,是因为人文的温度。我再来扬州也是如此,不为扬州,是为「人」,为我想念想见的两位朋友。我们一起看莎士比亚《麦克白的悲剧》,讨论人性与欲望,思考个人野心和权势欲望如何吞噬掉人性的最初本性;我们探讨生活态度,996的生活和躺平的生活,孰对孰错?主动选择还是被迫接受?做难的事情和做简单的事情,二者的结果分别是什么?在缺失新闻自由、信息单一的社会,如何保持持续的思考力?分辨信息的真与假?如果现在的生活态势不会再改变,我们又能做什么选择?选择相信,选择无视,还是选择去创造另一个乌托邦?我想说,也许乌托邦是不存在的,只是如今的人们,已相信自己身处乌托邦,总有一天可以实现他们以为的美好生活,哪怕现在,一直,身处牢笼,而不自知。

在看了那么多真相以后,我深知我们做不到独善其身了。可能我仍旧会感到不可思议,讶异历史反面的怪诞模样,但我不会再表达,我学会沉默,成为新时代中的一帆旗帜,冷静地看待生活赋予的一切,然后保持清醒,成为动物农场中的那只驴。

不同的是,我们还可以努力生活,还可以拥有快乐,没有自由就没有吧,没有选择就没有吧,我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

反正天道轮回,一切终将结束,一切终会重新开始……我又能自由自在地穿过扬州的大街小巷了。

发表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