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何避免的封控和我们终于确诊了

Kin 譯

我们在封控前的一个下午去了附近的公园

在合肥,生活看起来很正常,由于知道随时会被封控,我们尽量多出去一点,买点菜或午餐。终于约一个星期后,我们一早醒来,事情发生了。一开始我们不确定,但注意到楼下的主要道路非常宁静,几乎没有人,隔壁的停车场也空无一人。

封控期间一切都停顿了

我们联络了房东,她确认我们住的小区旁边的主要道路和一些街道被封锁了。她敦促我们去楼下的商店买食物。商店里剩下的不多,我们看到一些年轻人囤积方便面,还讨论他们不做饭的话,买不买马铃薯。

封控的第一个晚上,主要道路上几乎没有交通

我们听说过的一些恐怖疫情故事,例如没有物资或排队检测需要排上数小时,而我们在封控期间的待遇确实是5星级了。穿着全套白色防护装的志愿者(他们被称为“大白”,因为他们全身白色的)每天中午上门,为我们进行个别的核酸检测。证明当初我们选择去资源充足的城市是对的,而合肥的确有充裕的资源执行顺畅有序的封控行动。

然后,在封控的第三天,我们收到了一箱新鲜的食物,包括大块的新鲜猪肉、青菜、番茄、马铃薯和柚子。跟着每三天,我们得到新一箱物资。

我们的第一箱物资,箱上印有政府标语。
相当丰富的三天免费物资。

预先租了一个两居室公寓确实是个明智的决定,这意味着我们各自可以有自己的空间。Kin每天在自己的房间里练琴,并花上几个小时阅读国际和香港的网络新闻,而我在另一个房间里阅读或在Coursera上一些大学课堂。其实旅游多月而来,我们都已建立了稳定的居家日常习惯和爱好,所以封控对我们的影响不是太大。我们也储备了很多电视剧、电影和纪录片供慢慢看。

我每天都负责烹饪、洗碗等日常家务,封控的每一天都相当快地过去!

我们可以订外卖,食物会送到我们楼下后门外的桌子上。我们还从隔壁的店里订了水果送货,并在超市线上平台下单,第二天就会送到。

庆幸我们封控期间每天可以煮美味健康的家常饭

由于我们住在第37楼,我们利用需要在大堂掉垃圾的机会,走楼梯下去然后再走上来,多做一些运动。我们还上了屋顶,加入我们大厦其他居民一起呼吸新鲜空气。有些人还遛狗,所以散步时要留意狗便便哈哈。

在屋顶散步时欣赏到日落。

对于我们的猫Daisy来说,我认为她在封控期间度过了最愉快的时光,因为我们一直在身边。她可能在想为什么我们整天都在家。尤其当我们听说在某些地方的封控期间,宠物必须分开或甚至被弄死的故事时,我们真的庆幸能陪伴在她身边。

在封控期间,我们有更多时间和Daisy在一起。Daisy喜欢躺在我们的枕头上睡觉。

没有人知道封城会持续多久。我们等待看是否会收到另一箱物资,作为封城是否继续的指标。但出奇地,我们刚收到第三批物资之后一天,封控就结束了。10天封控结束时,我们的冰箱里塞满了食物,我们不得不把一些供应品送给了杨洋。

封控后有太多食物!我们真的很幸运,因为中国的许多地方封控期间都缺乏物资。

我们和杨洋一起出去吃午餐,庆祝封控结束。当我们第一次走出大堂入口时,看到许多货物堆放在行人道上,因为在封控期间所有的快递服务都停顿后积压的货物。在经历了十天的超级宁静后,我从未如此高兴地听到城市的烦囂声音。能够再次走到外面,看到繁忙的交通和路上的行人,真是无限的幸福。

充分把握我们的空闲时间探索这座城市。
我们最喜欢的活动是在城市里探索小咖啡店。它们通常隐藏在像这样的旧社区中。我们看到一个年轻女子独自一人吸烟,听着蓝调音乐 – 像电影中那种阴郁的场景。正是我们想要放松的地方。

但我们的自由是短暂的,因为我们在一周后再次被封控。但这次,有四个人。杨洋在封控前一晚来和我们家住,第二天一早就又被封控。她非常焦虑,因为她几天后需要离开合肥考试。她试着打电话给各个部门,但要么打不通或无法得到能否离开的确切答案。

到第三天晚上,当我们把垃圾带到大堂时,发现跟之前不同入口已经没有被锁住,也没有人守住,杨洋带了部分行李先行离开小区看看情况,Kin 跟着再拿其余的行李送给她。她那天晚上就住在外面的青年旅舍以防我们的小区再次被封起来。结果第二天被解封了,第二次封控持续了四天。我们松一大口气之余,马上约杨洋一起吃顿饭跟她饯行,预祝她考试成功。杨洋结果很顺利到了徐州参加考试!我们也替她开心。

我们预计,由于国庆节后大规模人口流动,疫情情况迅速恶化。清零的措施再也无法抑制Omicron的快速扩散。此外,中国许多地方根本很难负担每天检测的巨额成本。十一月初开始病例数火速上升。

我们尽量好好利用自由的每一天,有一天楊洋帶了我们去了安徽美术馆。
在安徽省美术馆难得可以看到法国现代印象派艺术家马克夏加尔的多维度感官体验 (Marc Chagall’s Immersive Exhibit)

我们也知道只有面对将随时发生的爆发式感染潮。在12月的第一周,全国取消了所有核酸检测和强制隔离。直到2022年11月底前,我们没有认识或听说过身边任何人感染新冠。在所有防疫措施被解除后,一夜之间,我们认识的每个人及其家人或朋友都感染了。

我后面的小面包店是我们最喜欢的卖西式糕点和面包的地方。它隐藏在合肥旧城区的一条小巷中(梨花巷)。
去不同的咖啡店,是慢慢感受和探索一个城市的好方法。合肥有许多不错的咖啡店

由于所有旅行限制都解除了,我们决定离开合肥。我们开车向南行走,十二月中旬前抵达了邻省江西的一个小城上饶。最初,酒店仍要求我们登记他们的接触追踪系统以了解我们的行踪。但在几天内,我们已经不需要再用这些追踪系统了。

在寒冷的晚上,有什么比腊肠排骨煲仔饭更好的家乡食物!

离开合肥四天后的12月16日,我们还在上饶时,Kin开始感到疲惫,然后有轻微的发烧和干咳。幸好我们有所准备,他便连续三天服用了莲花清瘟中药。我们就呆在酒店房间里,我唯一出外的时候是去我们的房车取菜,在房间里煮面。在街上我看到核酸检测站变成了发热站,都排长龙。

我们确诊前在上饶旧街逛了一个下午。相中我在欣赏一家旧中药公司的精致铺面。
在古老的街道旁边遇到了晒面条,传统的食品可以不使用任何添加剂

我在Kin发病之后两天都中招了。我觉得中药对我们相当有效,我们的轻微症状在三到四天后便消退。我们大部分时间都睡觉休息,并且看了很多电视。除了很困懒散感觉外,我们状态还算良好,食欲也还可以。基本上,在江西的时候,我们都待在酒店里。当我们感觉康復了,我们向南行去福建福州,幸运地我们赶及圣诞前在福州庆祝圣诞。

我们赶及圣诞前病愈,在福州感受一下节日气氛。

发表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