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与思 — 内蒙古

这篇是由我们在内蒙认识的朋友小钟写的。小钟很年轻来自石家庄,是一位旅行家。

今日离家已满三个月,也是归家的日子。离草原后去呼市,在乐哥家待了2天,本应和小初一样日子离开呼市,但因 Akie 和 Kin,计划稍稍有了变化,我在呼市继续停留,与他们一起生活了三四天,这几天与在草原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草原如年久,呼市却只如一瞬。

如 Kin 所言,在草原这十几天的生活,由于每天所遇所见所感都不尽相同,所以感觉在这里好像待了很久很久,久到我见证了两场葬礼。那日紫紫离开,Akie抱着紫紫的尸体说:“你走了,以后谁和我们一起吃早餐呢?”我突然明白,深切明白生命之意义,动物绝对不是人类建立的一个宠物概念,他们是鲜活的生命。当人类赋予其名字时,此生命便是与人类建立了情感联系。如你拥有这个小生命,不妨想一想,是你拥有他,还是他拥有你,是你养护他,还是他治愈了你。这些正是与 Akie 和 Kin 相处中,我感受到以及学到的。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初识 Akie 和 Kin 时,我以为和大多数旅行者一样,逛景点,爱自然,赏人文,也趋于风潮事物,但不同于大众旅游的是,他们有一辆房车,后来时间久了我渐渐发现他们的特别之处远不止如此,教给我的东西也是。

我们在呼市一起去咖啡厅,一起看书,一起做饭。我们谈论经济、历史、疫情、生态,谈论国际、政治、宗教,我们谈论牧民生活与市民生活,我们还谈当站在两个对立面时,到底什么是谎言,什么才是事情的真相?我了解到太多……如果这世上有真相的话,那些被蒙蔽的人会知道,世界本可以是另一个样子,他们本可以拥有选择生活的权利,而不是所有人,全部朝着一个巨大的谎言和被铺好的看似平坦的大路走去。

我早已明白,这个时代我不必发声,因为声音是不被听见的,他们不见,也不想被别人听见。慢慢地,有多少人变了,无动于衷,已变得无谓,不再反抗,这时那些人达到了他们的目的。我想这大概是这代人的悲剧。他们,我们,早已迷失方向,在一个虚无的故事中,不能自已。

我是感谢 Akie 和 Kin 的,深入认识他们以后,我好像清醒一些,我又开始重新思考。我知道我和我们这微弱的力量不足以改变什么,我们的声音也很难被听到,但是我相信,这种情况一定仅是此刻,因为一个思想可以传递给另一个思想,而另一个思想可以传递给另外千千万万个思想,而这个思想传递的过程,是持续的,是永久的。

在永久之下,谎言终有一天会被揭穿。我们不妨等等看。

也许三年,五年,十年,百年。也许我们下次见面。

钟慧洁

2021年8月2日

发表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